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高铁挫折搭客“闷罐”5小时 专家回应“不开门透

甲醛清除剂

  8月12日夜,从杭州东开往北京南的G40次高铁,在运行中受大风刮起的彩钢板撞击,发生设备故障。

  13日4时许,北京铁路局官微发布最新进展:8月13日3时59分,受大风刮起彩钢板撞击造成的京沪高铁廊坊至北京南间设备故障已排除,列车恢复运行。

  事故发生后,有网友发文称:当时车厢出现断电,撞击后的车头玻璃出现了裂痕。

  “金属撞击到玻璃上,玻璃出现裂痕也正常。”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玻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臧曙光13日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高铁的车头玻璃都是超强夹层玻璃,由无机玻璃和胶片层复合而成,一般有4—5层。但当高速运动的列车被外来物撞击,特别是硬的物体撞击后,撞击点玻璃开裂很正常,毕竟玻璃强度再强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风挡玻璃的作用是在被撞击时能够抵抗冲击力,不发生撞击物穿透玻璃伤害司机的事故。臧曙光认为,这点裂痕应该不会影响风挡玻璃的抗铝弹冲击能力。

  所谓抗铝弹冲击能力,是指1公斤铝弹以500公里时速撞击时只会让玻璃受损,但无法穿透,车内人员不会受到伤害;1公斤重飞鸟、20克铝弹,以400公里时速撞击时,丝毫不能伤及玻璃。

  本是一场天灾,铁路部门也及时启动了应急预案处置。不过,乘客却给了“差评”。有乘客指出,为避免类似情况,高铁应配备应急电池,保证线路断电后的照明和通风,不该让乘客被闷在黑灯瞎火的车厢里长达近5小时,厕所不能上、窗户开不了,当起“闷罐儿”鱼。

  高铁为何没有备用电源保证通风?来自中国中车和中南大学的专家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对于高速运行的车体,增加重量会对车速、耗能带来较大影响,所以高铁不太可能背着高压备用电源“满世界跑”,这也是国际上的普遍做法。不过,专家指出,高铁车厢都配有低压控制电源作“江湖救急”之用,为照明和控制设备供电,但备用电源必需尽量节约使用,以保证接触网恢复正常供电后,能顺利启动车内控制设备。

  乘客所说的“通风”,其实是车厢内空调运行的效果。专家解释,在紧急状况下,备用电源没法像主电源那样,背起“通风”的重任。不过,专家肯定的是,在高铁因事故发生断电后,车厢内与外部是有换气通道的,空气流动可以保证。专家表示,因天气炎热,车厢封闭空间内人多散热量大,就导致了闷热难忍和感觉上的不“通风”。

  高铁紧急停车后,为何不打开车门加强空气流通?专家称,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闷”着更安全。

  专家表示,如果高铁停电发生在站台内,车门必然是会打开,如果停在荒郊野外的话,“开门需谨慎”。

  高铁站台地面与铁轨的高度差约为1.25米。专家指出,在遇到乘客闷热难忍、情绪急躁的情况下,打开车门极可能会在车门附近造成人员拥挤,慌乱中有可能挤落乘客,出现摔伤情况会更混乱。

  不能开门,砸窗通风可以吗?专家强调,砸窗也需谨慎。敲除窗户是在重大事故中无法开门逃生的情况下采取的紧急措施。如果仅仅是因为闷热砸窗,停着的时候稍“爽”一下,但通电后,高铁列车会因为车窗被破坏无法正常行驶,并给整个线路的正常通行带来严重影响。

  据悉,铁路部门已考虑为高铁增加一组高压储能电源,来确保高铁在野外断电情况下,可以以每小时30—50公里左右的速度,运行到下一个车站。

  由于高铁列车速度快,气流速度越快产生负压越大,从而在列车周围形成巨大的吸力。特别是在大风天气时,如果铁路沿线存在一些诸如彩钢板之类的杂物,被风吹起来后就有可能受到列车周围吸力的影响,与铁路设备发生碰撞,对车体和沿线电路造成损坏。

  湖北省气象服务中心高级工程师周筱兰曾表示,大风是对高速铁路运行影响最为严重的天气之一,也是铁路部门重点防范的气象灾害。大风可造成列车动力系统和信号系统故障,严重时可造成列车倾覆。铁路方专家则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他们通常有“7缓8停”的说法。即,风速达7级,高铁运行须减速,8级及以上须停运。

  从杭州东开往北京南站的G40次列车,本该在8月12日23点23分就抵达终点,但该车却于昨天清晨4点54分才抵达北京南站,晚点接近5个半小时。

  记者从铁路部门获悉,受京沪高铁北京南至廊坊间设备故障影响,8月13日北京南前往上海虹桥、青岛、杭州东等方向的G31次、G41次、G55次、G105次、G111次、G113次、G115次、G117次、G119次、G121次、G123次、G125次、G127次、G149次、G155次、G157次、G159次、G169次、G179次、G181次、G183次、G267次、G383次列车停运。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24 05:46,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高铁挫折搭客“闷罐”5小时 专家回应“不开门透 甲醛清除剂